中国文化万里行活动正式启动!
中庸

《中庸》是儒家思孟学派的道德伦理专著。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称:“子思作《中庸》。”子思即孔子的孙子孔伋(前483—前402年),后世尊称为“述圣”。


子思之所以作《中庸》,是“子思子忧道学之失其传而作也”(《中庸章句序》)。“道统之传”始于尧。尧传位于舜时教之以“允执其中”(《论语·尧曰》),舜传位于禹时教之以“允执厥中”(《尚书·大禹谟》)。“中庸”成为尧、舜、禹递相传授的执政“心法”;此后,圣圣相承,成汤、文、武“皆以此而接夫道统之传”;孔子虽不得其位,但继往圣,开来学,奉“中庸”为至德而大力倡导;子思之时,异端兴起,惧中庸之道愈久愈失其真而不得其传,便作《中庸》之书而诏后之学者。其后,《中庸》的地位日益彰显,长期成为学人必读的传世经典。


《中庸》原为《小戴礼记》中的第三十一篇,自西汉就不断出现过专门解释《中庸》的著作。自唐代《中庸》更为学者看重并以单篇刊印。作为一部以言性命之理为中心的儒家经典,《中庸》在宋代颇受关注。北宋二程极力提高《中庸》地位,将其看做“学者之至也”,提出“以《大学》、《语》、《孟》、《中庸》为标指,而达于《六经》”的思想。南宋朱熹,穷毕生精力完成《四书章句集注》,《中庸》正式与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大学》并列,合称《四书》,并主张“读《中庸》,以求古人微妙处。”


《中庸》文本主体部分只有三千五百多个汉字。朱熹将《中庸》文本次序稍作变动后,将其分为三十三章。本书在此基础上,依次设置四十课,每课加有标题,略作注译解读,并附有典故,以求融会贯通之。


《中庸》作为《四书》之一,是其中最能淋漓尽致地展现中国人人生睿智和哲学洞见之作,在中华文明史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大千世界,芸芸众生,待人、交友、为政、处事,要得心应手,恰到好处,都需要为人处世的智慧。“中庸”道贯古今,在当今时代,研读和借鉴《中庸》智慧,显得弥足珍贵。当确信:“善读者玩索而有得焉,则终身用之,有不能尽者矣。”

: